天津在线-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! 登录 | 注册
您所在位置:首页 财经频道 国内 正文

直播怎么成了部分90后的新游戏

字号: 2016-06-28 22:34 来源:中国青年报 我要评论 http://www.72177.com

核心提示:“谢谢××宝宝的樱花雨”“谢谢××宝宝的大飞机”“××送了保时捷车队,谢谢!”在直播间里看到粉丝给自己送出的礼物,郁小可(化名)觉得很开心,一边笑着一边念出送礼物的粉丝的名字表示感谢。作为一名视频主播,郁小可把自己的8000多名粉丝戏称为“衣食父母”,因为只有粉丝们给她送礼物、打赏,她才能在视频直播平台上获得相应的奖励和收入。

“谢谢××宝宝的樱花雨”“谢谢××宝宝的大飞机”“××送了保时捷车队,谢谢!”在直播间里看到粉丝给自己送出的礼物,郁小可(化名)觉得很开心,一边笑着一边念出送礼物的粉丝的名字表示感谢。

作为一名视频主播,郁小可把自己的8000多名粉丝戏称为“衣食父母”,因为只有粉丝们给她送礼物、打赏,她才能在视频直播平台上获得相应的奖励和收入。但并不是所有的粉丝都会一直在线,所以在粉丝互动比较少的时候,她会哼唱一些自己熟悉的歌,偶尔兴致来了,也会跟着节奏扭扭身子。

自从今年春节开始接触视频直播平台后,郁小可就喜欢上了随时随地直播,还“安利”了身边的朋友都来玩直播。她承认,自己很喜欢这种被人关注和收到别人送来礼物的感觉,尽管在现实生活中,大部分粉丝她并不相识,他们送的礼物也是虚拟的。

事实上,在视频直播的江湖中,像郁小可这样的直播用户越来越多,而且往往以90后年轻人为主。但也有不少人对视频直播平台的火爆感到疑惑:为什么年轻人这么喜欢把自己的生活直播给别人看?直播究竟有何魔力?

视频直播火了

王健林在熊猫TV上直播在私人飞机上斗地主,雷军用小米直播发布小米无人机,《欢乐颂》剧组玩直播,围观的粉丝一度挤爆服务器……无论是从娱乐角度还是从商业视角来看,直播已经悄然成为一种广受欢迎的传播方式。

由于进入门槛非常低,只需一部手机一个账号即可开始直播,网络直播俨然成为当下最热的创业“风口”。秀场、演艺、体育、电竞、教育、明星等各类直播形态逐渐兴起,各种投资人、创业者也嗅到了其中的商机,纷纷加入这场直播混战中。

2016年4月,移动互联网第三方数据挖掘和分析机构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16年中国视频直播平台行业专题研究:暖春遭遇寒流》(以下简称《直播行业专题研究》)显示,2015年中国视频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,其中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,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两亿元,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,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。

此外,与直播息息相关的“网红产业”也借助直播平台走上新的高度。5月23日,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《2016中国电商红人大数据报告》预计,2016年红人产业产值接近580亿元,这已远超2015年中国电影440亿元的票房金额。

在众多直播房间中,娱乐化的直播内容显然最受欢迎。《直播行业专题研究》的数据显示,有接近50%的网民表示收看过视频直播平台,其中娱乐化的直播内容最受欢迎,包括娱乐直播(如女主播卖萌撒娇等)、生活直播(如逛街、做饭、出行等)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线教育直播占5.2%。体育直播和游戏、电竞直播分别占22.5%和20.7%。

直播平台百花齐放般的火热,不仅体现在融资的数字与主播内容的增多,也体现在主播们的“英雄不问出处”。在各类直播平台中,几乎任何人任何事都能成为直播的内容,既有“网红脸”,也有二三线明星,有宋仲基、马东、高晓松等明星大腕陪你聊天,也有《乡村爱情故事》里刘能的老婆“能嫂”和你“唠嗑”。

虽然视频直播平台众多,但大部分仍处于初创阶段。《直播行业专题研究》的数据显示,在已经获得融资的直播平台中,近五成的网络直播平台融资情况还处于A轮及A轮之前。视频直播平台除了人力成本,还需要购买大量价格昂贵的专业设备和支付宽带、服务器的费用,目前许多直播平台都在亏损,或者是靠融资在作支撑。

主角多是90后

对直播感受最深的,应该要属年轻新潮的90后了。

作为刚刚毕业一年多的都市白领,郁小可是某直播平台上一个小有名气的主播,她身边的不少朋友、同事也都开始玩上了直播。“有时候在自己的直播间里还会遇到熟人,也有点不好意思。”她说。

但是,因为平时工作忙,郁小可和她的朋友们并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来直播,平均每周才能直播一两次,而拥有大量闲暇时间的大学生则成了很多直播平台的主力人群。

何慧娴是重庆某高校的应届毕业生,曾3次登上映客直播重庆本地热门榜单的第一名。据她回忆,自己最开始玩直播是因为身边有朋友直播自己的生活,这让她觉得非常新鲜好玩。 何慧娴坦承,在新鲜感过后,真正支撑自己继续玩直播的动力其实是寂寞无聊。“平时无聊,想玩玩直播打发时间。”而这种因为寂寞无聊而直播的情况,在直播江湖里随处可见。

但寂寞无聊显然不是直播平台对主播和粉丝的全部吸引力。

Andrewhoney(艺名)是一名来自广西的在校大学生,因为听朋友说做视频主播可以获得粉丝的打赏,作为学校模特队成员的他决定抱着玩一玩的心态,从今年3月开始在自己的宿舍里直播,“主要就是陪粉丝聊自己的大学生活”。

让他没想到的是,这样的宿舍生活直播让他收获了6000多个粉丝,而为了跟粉丝保持更多的互动,他经常会在下课之后回到宿舍,把杂乱的宿舍收拾干净之后,再花两个小时专门做直播。

几乎每天两个小时的直播,为他带来了回报。“虽然每周在直播上的收入不一定,但是很多粉丝都会刷礼物给我。”这些直播平台上的礼物包括鲜花、气球、飞机、保时捷等,通过粉丝的打赏,Andrewhoney每个月能收获1000多元的额外收入。

来自粉丝的打赏是很多主播坚持下来的重要原因。郁小可就表示,如果不是因为有一些粉丝的互动非常频繁,而且礼物打赏也非常大方,自己也不会每天都登录直播平台。

对此,中国人民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所所长金元浦认为,网络总是在创造新的消费模式,直播粉丝的打赏就是其中之一。过去很多人默认网络服务就是免费的,但与微博、微信等社交网络的沟通方式不同,直播平台上主播与粉丝的互动很多时候都是付费的。

“我看了她(的直播),怎么支持她呢?”金元浦认为,这种由粉丝直接打赏主播的激励机制,给粉丝带来了强烈的参与感,而且把主播和粉丝紧紧绑在一起,形成了以主播为核心的比较稳定的社交关系。

(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:http://finance.72177.com/a/201606/283826751.shtml

Tags:直播 粉丝 平台 主播 自己 视频 打赏 郁小可 90 礼物

责任编辑:wb001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